當前位置:首頁  >   婦聯  >  環球女界

                                27歲女孩獲評“全球最具影響力百人”

                                作者:盧朵寶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8-09-05

                                  2018年6月4日,在肯尼亞南部邊境恩度埃特村,馬賽族村民熱情歡迎妮絲的到來。

                                  2018年6月4日,在肯尼亞南部邊境恩度埃特村,妮絲向馬賽族村民宣講女性割禮的危害。(新華社記者 王騰/攝)

                                  ■ 新華社記者 盧朵寶

                                  近日,在肯尼亞南部邊境的恩杜埃特村里,一場公共對話在舉行。

                                  妮絲·奈蘭泰·倫蓋泰身披紅藍格子馬賽布,站在裸露著黃泥的空地中央,宣講女性割禮的危害;一名馬賽長老站在她的身旁。空地上坐著兩排人,一排是三名長老,另一排是一群經歷過割禮的中青年婦女。

                                  妮絲用馬賽語說了一句什么,所有人都笑著揚起雙手,連拍三下,同時發出“哎哎”聲,以馬賽部落的方式表示贊同。

                                  女人和男人坐在一起討論——這樣的場景以前不可想象。

                                  “姐姐為我犧牲了自己”

                                  在馬賽馬拉廣闊的土地上,不僅上演著角馬過河的生死搏斗,反對女性割禮與童婚的抗爭正在一些偏僻村落里進行。

                                  妮絲是反對這一殘害女性陋習的“斗士”,讓約1.5萬名非洲女童免受割禮,因而入選美國《時代》周刊“2018年全球最具影響力百人”榜單。

                                  妮絲今年27歲,在肯尼亞一個馬賽族村落長大。

                                  她7歲時,父母雙亡,爺爺把妮絲和大她兩歲的姐姐送入寄宿學校。在那里,妮絲萌生了“我不想經受割禮”的念頭。

                                  依照馬賽族習俗,割禮是一項“傳統”,與童婚密切相關。女孩經受割禮,才能正式成為女人,開始談婚論嫁。

                                  妮絲說,在寄宿學校,經常有女同學過來看她們洗澡,想看看“受過割禮的女孩是什么樣”。這讓她意識到:不是所有女孩都要經受割禮。

                                  目睹割禮儀式,妮絲“不受割禮”的想法更為堅決。“我看過好朋友經受割禮。她們說‘要勇敢,不然就不是馬賽女人’。但是,儀式中只用涼水麻醉,后續感染更讓女孩們痛苦萬分。其中一個女孩因為感染而去世。”

                                  8歲那年,妮絲有天聽到伯伯和爺爺商量為她和姐姐做割禮,動了逃跑的念頭。

                                  割禮一般是在清晨。那天,妮絲和姐姐4時起床離家,躲到一棵大樹上。等到天大亮,姐妹倆才下樹。

                                  家人找到這對姐妹,狠打一頓。依馬賽族習俗,女孩不接受割禮讓家族蒙羞。家人不久再次籌備割禮。妮絲又想拉著姐姐一起逃走,但姐姐搖了頭。

                                  “妮絲,我們不可能每次都逃走。說不定他們讓我接受割禮,就可以放過你。”妮絲轉述姐姐當時的話,一時哽咽到無法繼續。

                                  妮絲懇求爺爺,說她想繼續上學,不想經受割禮。經不住孫女懇求,爺爺同意了。

                                  如今,村里的首領道格拉斯·梅里泰說,妮絲的爺爺“很偉大”,作為村里部族首領卻讓孫女免受割禮,“非常需要勇氣”。

                                  妮絲想,“姐姐為我犧牲了自己。我要改變割禮這個習俗,讓女孩們不再像姐姐那樣作出犧牲。”

                                  就這樣,她繼續自己的學業和夢想,在大學攻讀生理衛生,在非洲醫學和研究基金會支持下投身反割禮運動。

                                  “一直說,直到人們的想法改變”

                                  改變不易。最初,妮絲往往剛進入一座村莊就會遭到驅趕。村民們認為,反割禮破壞“傳統”。

                                  妮絲不氣餒,堅持了下來。一次次進村,她收獲了技巧:先不觸及反割禮話題,而是與村里首領和長老們談論社區發展、改善村民生活,引導他們意識到割禮給社區帶來的危害。“我的工作是一直說、一直說,直到人們的想法發生改變。”

                                  堅持有了回報,恩杜埃特村是一例。首領恩達托亞·奧利·基洛米亞說,村里所有長老和男人現在都同意,村里的女孩不必再經受割禮。

                                  “我們其實也看到割禮對女人健康的危害,妮絲讓我們更明白這一點。”基洛米亞有3個妻子和21個孩子,其中兩個女兒經受了割禮。

                                  曾是妮絲同學的首領梅里泰說:“我很佩服妮絲,她真的非常有勇氣。在她的帶動下,我娶了未受割禮的女子。”

                                  妮絲贏得不少馬賽人尊敬。馬賽長老們破天荒地授予她一根黑權杖。這在馬賽文化里是權威的象征,意味著妮絲擁有類似長老們的話事權。

                                  妮絲迄今已經走訪肯尼亞幾百座村莊,大約1.5萬名女孩因為她的奔走呼吁而免受割禮。

                                  “不過,”妮絲嘆氣,“任務還很重。”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16年發布的報告,迄今30個國家的2億女性受過割禮。在最近一次人口調查中,大約21%年齡15至49歲的肯尼亞女性受過割禮。

                                編輯:吳蘇錦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婷婷色影院,开心丁香五月天,开心色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