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婦聯  >  環球女界

                                口紅女性主義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作者:陳亞亞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8-09-05

                                  化妝是一門藝術,女性和男性都可以用化妝來創造性地表達自我,化妝當然不是反女性主義的,但化妝也不是必須的,這一切關鍵在于你自己的選擇。

                                  ■ 陳亞亞

                                  對于許多女性而言,口紅是美容和時尚的最重要標志之一。在美國有國家口紅日,由一位美容博主倡議提出,該節日在每年的7月29日舉行,屆時許多化妝品商家都會有促銷活動,例如在2018年7月29日,MAC魅可化妝品牌就在其專賣店推出一些小型口紅作為贈品。口紅日倡導女性涂上自己喜歡的口紅跟朋友一起交流感受,還鼓勵她們大膽嘗試新的口紅樣式(色調和涂抹的方式),充分展示每個人獨特的個性。

                                  在人類歷史早期,口紅并沒有性別特征,男女都可以使用口紅,有些地方還在祭祀時將其涂抹于面具或神像唇部作為一種宗教圖騰。后來隨著社會的發展,階層日益分化,口紅逐漸被視為較高階層身份的象征,是貴族的裝飾品。不過也有例外,例如古希臘就曾對口紅相當排斥,涂口紅是當時性工作者的特殊標志。為使公民免于被誘惑,希臘法律做出過這樣的規定,如果妓女沒有涂上指定色彩(通常為酒紅色)的唇彩和化妝以區別于“普通”女性,她們將受到嚴厲懲罰。然而到了公元前6世紀~3世紀,口紅已進入古希臘的主流社會中,上層精英們也經常使用它了。

                                  在文藝復興時期,口紅雖然在民眾中依然風行,但教會視其為禁忌品,一些保守主義者公開聲稱化妝是不得體的。中世紀的教士們大多反對口紅,英格蘭教士的態度尤其激烈,他們甚至將涂著口紅的女性稱為“撒旦的化身”,認為人工裝飾的面容正在挑戰上帝的權威,必須采取措施制止這一令人厭惡的傾向。這種對口紅的偏見在18世紀達到了一個頂峰,當時英國國會通過法律來裁定那些依靠口紅、香水等化妝品來誘騙男人結婚的女性要受到懲處。

                                  20世紀初,消費社會日漸成型,口紅成為女性的日常生活用品,而不再是“壞女人”用來捕獲男人的工具。一些調查研究發現,口紅確實可以給女性安慰和力量,所以在困難時期它往往更暢銷,這一現象被稱為“口紅效應”。例如二戰期間口紅銷量猛增,“9·11”美國恐怖襲擊后口紅銷量也一度提升。2005年,乳腺癌幸存者和制片人杰拉琳·盧卡斯(Geralyn Lucas)寫了一本書介紹自己的經歷,該書的標題就是“為什么我在接受乳房手術時涂了口紅”,可見口紅對她的重要意義。

                                  不過,口紅的功效遠不止于此,它在國外還一直與女性追求自由與解放聯系在一起。女性運動的不少領袖人物都曾公開表示涂口紅不但是女性的權利,更是女性解放的象征。在1912年美國婦女爭取選舉權的大游行中,許多女性走上街頭,涂上口紅,為爭取女性的自由而搖旗吶喊,涂口紅一度成為女性主義者的重要標志。

                                  然而在興起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第二波女性主義中,一些女性主義者開始對化妝(包括口紅的使用)提出質疑。這些女性主義者認為女性化妝是父權制對女性的一種壓迫,是女性自我物化的一種表現,女性喜愛化妝、熱衷于讓自己成為性對象并不是出于真正的自我選擇,而是沒有選擇導致的結果。一些女性主義者為了避免被外人根據外表來進行不當評價,還會刻意將自己的形象與普通女性區分開來,如不化妝、不打扮、相對男性化的裝扮等,從而塑造出一種女性主義者的刻板形象,被人攻擊為“丑陋的女性主義者”“反性的女性主義者”。

                                  “第三波”女性主義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出現,主要回應第二波女性主義者的某些失誤和引發的廣泛爭議。口紅女性主義是第三波女性主義的分支,它接納女性氣質和女性的性特征,認為女性可以在不忽略其女性特質的基礎上成為女性主義者。口紅女性主義者認為,女性可以通過化妝、穿性感衣服等各種方式從心理上、社會上和政治上對自己賦權,“美容裝置”并不是男性壓迫女性的工具,喜歡化妝、涂口紅的女性也不是受害者,她們有其積極能動性,可以在受限制的環境中充分展示自己的創造力和潛能,為自己爭取控制權。

                                  口紅女性主義還認為,女性能通過性展示來對自己進行賦權,如對性持有積極態度、接納和擁抱色情文化以及各種偏離主流性道德的性行為。在這一理念的基礎上,她們成功地將一些貶低性的詞匯轉變成了女性的反抗工具,如蕩婦,因此有人將口紅女性主義稱為蕩婦女性主義。在若干次相關辯論中,一些引人深思的問題不斷被提出來,如有強奸幻想的女性是一個女性主義者嗎?一個女性可以同時是一個妓女和一個女性主義者嗎?一些人認為口紅女性主義者的表述是在自欺欺人、玩弄概念,用修辭來掩蓋女性被壓迫的本質,但更多人堅信女性主義者可以是任何人,只要他或她參與致力于性別平等的實現。

                                  一些研究表明,在第三波女性主義浪潮的影響下,人們對女性主義者的印象正在發生改變,他們不再認為女性氣質會影響一個人成為女性主義者。麥卡·哈羅德(Mycah L. Harrold)在2014年發表的一篇論文就探討了這個議題,她的研究有一個有趣的發現,當人們面對兩個不自我認同為女性主義者的時候,那個化妝的女性反而更可能被認為符合女性主義者的形象,這一點讓人驚訝,因為在過去人們往往認為不化妝的女性更可能是女性主義者,這意味著在當代,一個女性有非常女性化的外表(如精致化妝)并不會讓人誤認為她沒有事業心或者不夠專業,事實可能正相反。

                                  年輕的女性主義者大多認為,成為女性主義者并不需要我們把自己從傳統社會認為歸屬于“女性”的位置上挪開,變成另一種人,而是對這個位置有我們自己的思考和選擇。一些人認為化妝是酷兒政治的重要組成部分,盡管老派女性主義者把化妝視為壓迫性的,但一些新女性主義者正在挖掘其中的積極意義,她們認為化妝(包括使用口紅)是個人表達的一種重要方式。簡而言之,化妝是一門藝術,女性和男性都可以用化妝來創造性地表達自我,化妝當然不是反女性主義的,但化妝也不是必須的,這一切關鍵在于你自己的選擇。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助理研究員)

                                編輯:吳蘇錦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婷婷色影院,开心丁香五月天,开心色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