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h3ff"></var>
<cite id="hh3ff"></cite>
<menuitem id="hh3ff"></menuitem>
<var id="hh3ff"><video id="hh3ff"><menuitem id="hh3ff"></menuitem></video></var>
<var id="hh3ff"></var>
<cite id="hh3ff"><span id="hh3ff"><menuitem id="hh3ff"></menuitem></span></cite>
<var id="hh3ff"><video id="hh3ff"><menuitem id="hh3ff"></menuitem></video></var>
<var id="hh3ff"></var>
<cite id="hh3ff"></cite>
<cite id="hh3ff"><video id="hh3ff"><menuitem id="hh3f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hh3ff"><video id="hh3ff"><thead id="hh3ff"></thead></video></var>
<var id="hh3ff"><span id="hh3ff"><menuitem id="hh3ff"></menuitem></span></var><var id="hh3ff"></var>
<ins id="hh3ff"><span id="hh3ff"><var id="hh3ff"></var></span></ins>
<cite id="hh3ff"></cite>
<ins id="hh3ff"><noframes id="hh3ff"><var id="hh3ff"></var>
當前位置:首頁  >   婦聯  >  環球女界

藝術界如何實現性別平等

作者:陳亞亞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8-09-05

藝術家在英國國家美術館前舉辦反對藝術界性別不平等抗議活動(圖片來源:Artfinder網站)

Artfinder網站畫家Henry Jones反對藝術界性別不平等(圖片來源:Artfinder網站)

????在當代,社會制度對女性的限制已經大大減弱了,不少藝術學院超過50%的畢業生都是女性,但在藝術成就方面,女性仍然不如男性。這表現為在通常情況下,美術館收藏的女性藝術家作品更少,專題展覽中女性藝術家的作品不多,以女性為主題的專題展覽在業界沒有太大影響力,大型藝術機構的領導一般為男性,女性領導的藝術機構年度預算較少,女性藝術家的收入普遍比男性藝術家要低……

????為此,一些學者和機構一直努力挖掘女性藝術家來推薦給公眾;一些女性主義藝術家組建了“游擊隊女孩”,持續不斷地從女性主義視角對藝術領域存在的性別歧視進行猛烈地抨擊;一些網站線上銷售女畫家畫作,并發起旨在從各個角度提高對性別不平等認識的運動等。

  ■ 陳亞亞

  近日,美國克拉克博物館正在舉辦一場以女性藝術家為主題的“巴黎的女藝術家,1850—1900”展覽,集中展示了來自歐美近40位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包括邦赫、克蘭普克與巴什克塞夫等名家之作。這些作品大多偏向學院派風格,與當代女性藝術家的作品有較明顯的區別。這次展覽盡管在拍賣上沒有太大突破,但它提供給公眾一個難得的機會去了解那個時代的女性藝術家,為打破藝術界的性別偏見做出了積極貢獻。

  女藝術家能簡單地被“重新植入”藝術史嗎

  在十九世紀之前,大多數職業女性畫家是男藝術家的女兒或妻子。當時人們反對女性從事藝術創作,更反對她們以此為生,普通女性很難進入這個行業,只有少數男藝術家的女性家屬通過近水樓臺之便獲得了這樣的機會。巴黎是那一時期女性藝術家的夢想之地,因為在那里學習畫畫的障礙比歐洲其他地方更少,盡管1897年之前女性均被禁止進入巴黎美術學院,但她們還有其他獨立學校可以選擇。

  從藝術史來看,世界級偉大藝術家中很少有女性的身影。如果女性和男性一樣有創造力的話,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呢?一種看法是由于性別歧視的存在,女性藝術家往往被忽略了。

  從這一認知出發,一些學者和機構一直努力挖掘女性藝術家來推薦給公眾。例如2017年佛羅倫薩的烏斐茲(Uffizi)美術館舉辦了首次涅利作品展,涅利(Plautilla Nelli)是文藝復興時期的女性藝術家,她沒有被寫進任何一本文藝復興史,僅僅因為她是一名女性。烏斐茲美術館表示這次展覽目的就是要糾正藝術收藏領域中的性別失衡。

  不過,女藝術家能簡單地被“重新植入”藝術史嗎?這種做法對于改變藝術界的性別不平等有多少積極意義呢?著名學者琳達·諾克林(Linda Nochlin)在《為什么沒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一文中也探討了這個議題,她認為這是關乎意識形態與整個社會機制的問題,在它背后隱藏著許多約定俗成的錯誤觀念,比如對女性的不尊重、對女性角色的刻板印象等,如果這些沒有徹底改變,只是特別推薦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女性藝術家的邊緣弱勢處境。

  那什么是意識形態和社會機制帶來的阻礙呢?我們可以來看一個例子。琳達·諾克林發現,一直到1850年,幾乎所有公立藝術學校都禁止使用女性裸體模特,還有一些學院不允許女生上寫生課。于是,女性藝術家不能用女性模特,往往也不能用男性模特,而對裸體模特的研究正是每個年輕藝術家的基本訓練,這就使得女性的藝術事業遭遇了難以克服的障礙。此外,她們還要面對世俗觀念的挑戰,因為整個社會都認為女性應該把主要精力放在照顧家庭上。

  “游擊隊女孩”的倡導

  20世紀80年代,女性主義浪潮再度興起,一些女性主義藝術家組建了“游擊隊女孩”(The Guerilla Girls),她們戴上大猩猩頭套開展了一系列活動,如創作海報、公告牌和書籍等,持續不斷地從女性主義視角對藝術領域存在的性別歧視進行猛烈地抨擊。她們還進行各種調查統計,在此基礎上有針對性地提出問題,如“大都會藝術館里的女性必須是裸體嗎? ——當代藝術家中的女性不足5%,但85%的藝術品中的裸體都是女性”。

  在“游擊隊女孩”之前,已有不少女性主義者對藝術作品中的女性裸體現象進行過分析,但她們表達的方式相對委婉,沒能引起足夠的關注,而“游擊隊女孩”的行為藝術讓這個問題進入了藝術界的議程。她們敏銳地認識到許多藝術作品之所以選擇女性裸體作為主要呈現對象,是因為很多藝術家默認自己的觀眾是異性戀男性。雖然,以裸體女性為主體來創作藝術品本身沒有錯,但默認從男異性戀者審美的角度來呈現女性裸體則是不妥當的。

  在當代,社會制度對女性的限制已經大大減弱了,不少藝術學院超過50%的畢業生都是女性,但在藝術成就方面,女性仍然不如男性。這表現為在通常情況下,美術館收藏的女性藝術家作品更少,專題展覽中女性藝術家的作品不多,以女性為主題的專題展覽在業界沒有太大影響力,大型藝術機構的領導一般為男性,女性領導的藝術機構年度預算較少,女性藝術家的收入普遍比男性藝術家要低……

  網站拍賣女藝術家作品的嘗試

  不過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事情正在發生變化。例如在Artfinder網站(一個藝術家可以直接參與的線上畫作交易平臺)上,我們欣喜地看到女藝術家的作品比男藝術家賣得更好,并長期居于最受買家歡迎的作品行列。2017年,Artfinder網站發布了一份藝術界性別平等報告(The Artfinder Gender Equality Report 2017),其中提到該網站的藝術家達到了性別平衡(50/50),而在10個最暢銷的藝術家中,有6個都是女性,且自2013年以來女性藝術家比男性藝術家售出了近1.5倍的藝術品。

  該報告中也提到一些令人深思的問題,如女性對自己藝術品的標價較低,女性藝術品的平均價格為每件513美元,而男性藝術品每件平均為644美元,這直接導致女性藝術家的收入相對更低。那么,女人賣得更多是因為她們的作品更便宜嗎?或者說,藝術市場中的性別薪酬差距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女性自行定價時也傾向于標注更低價格(相對于男性)嗎?這種做法是不是彰顯了藝術界中的性別不平等依然存在呢?

  基于這樣的情況,Artfinder發起了一個旨在從各個角度來提高藝術界對性別不平等的認識的運動(Stand up to ArtWorldSexism),他們在倡議中聲稱“每個人都可以采取行動去推動性別平等的實現”,這些行動包括:你可以簽名聯署表達你的立場和態度(支持藝術界的性別平等);你可以去當地畫廊或相關機構,看看那里有多少藝術品,在數量上是否存在明顯的性別差異;你可以將自己在藝術界經歷的性別不平等記錄下來,發給這個項目的聯絡人。

  這個項目試圖通過用這種方式來引起藝術界的關注,并通過辯論來改變公眾的意識,從而推動性別平等的實現。類似這樣的組織和活動在西方還有不少,這些努力將帶來什么樣的積極改變,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助理研究員)

編輯:吳蘇錦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婷婷色影院,开心丁香五月天,开心色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