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界  >  環球女界

海倫娜·恩杜梅——首屆納爾遜·曼德拉獎獲獎者

作者:袁夢佳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5-08-12

恩杜梅手捧獎杯 來源:恩杜梅facebook

近日,為了表彰那些在現階段,仍然秉承曼德拉精神,為人類無私服務的奉獻者們,首屆聯合國納爾遜·曼德拉獎頒獎儀式在紐約舉行。

第69屆聯大主席庫泰薩在頒獎儀式上說,“該獎項旨在表彰和認可兩位杰出的個人,一名女性和一名男性,他們將自己的生命都奉獻給了為人類服務的事業,尤其在促進和解、社會凝聚力和社區發展方面做出優異的成績。在曼德拉總統非凡一生和價值觀的感召下,獲獎者的不懈努力幫助其他人的生活出現了翻天覆地的顯著改善。”

庫泰薩所說的獲獎男性,是因打擊毒品而獲獎的葡萄牙前總統桑帕約。女性是來自納米比亞的眼科醫學博士海倫娜·恩杜梅,她因在治療盲童方面的卓越工作而獲此殊榮。

海倫娜·恩杜梅生于納米比亞,15歲時便因國內沖突而流亡到贊比亞、岡比亞以及安哥拉等國,后輾轉前往德國學醫,并于1989年在萊比錫大學獲得眼科博士學位。作為美國志愿者組織“國際眼科手術遠征隊”的一員,從1995年開始,她參與了在納米比亞、安哥拉以及印度等國開展的為貧困眼疾患者提供治療和服務的行動。

海倫娜·恩杜梅2001年起擔任納米比亞首都溫得和克中心醫院的眼科負責人,因其卓越工作而屢屢獲獎,其中包括紅十字國際人道服務獎,還被授予過納米比亞司令勛章。

據聯合國網站報道,截至目前,恩杜梅已經為超過3萬名失明或患有白內障和近視的納米比亞患者提供了免費眼部手術和人工晶體植入。

“聽到曼德拉這個名字,我整個人情緒都很高漲”

“成長在納米比亞這樣一個非洲的西北部國家,我不敢想象有一天會在世界矚目下獲此獎項,這對我來說是一個至高的榮譽。”恩杜梅在獲獎后的致辭中說。

她介紹,自己出生在非洲“種族隔離”制度最嚴重的時代。15歲時,跟成千上萬的年輕人一樣,恩杜梅不堪忍受無緣由的暴力、監禁和各種酷刑而逃離了納米比亞,來到了安哥拉,隨后又被安全護送到了贊比亞。在那里她才接受到平等的教育。

“我的第一夢想是成為一名時裝設計師。但當我把想法告訴時任南非教育部長安古拉先生(后成為納米比亞總理)時,他直接告訴我:‘納米比亞需要醫生,而不是時裝設計師。’他建議我立即去萊比錫大學學習醫學。”

談起這段經歷,恩杜梅說:“我很高興。我將永遠感謝他的建議和指導。還感謝我的導師Amadhila博士在我的項目研究中,對我的靈感啟迪和指導。”

然而,生活并非一帆風順。恩杜梅差點沒完成博士學業。當時,剛剛結婚的她,被告知丈夫在前線陣亡。這對她幾乎是毀滅性的打擊。多虧學校顧問的幫忙和朋友的照顧,恩杜梅才完成了學業。

1989年博士畢業后,恩杜梅回到了納米比亞進行實習。“這個決定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聯合國的項目幫助,和納爾遜·曼德拉對南非種族隔離制度的施壓和抗爭。聽到曼德拉這個名字,我整個人情緒都很高漲。他是第一位就職的民選南非總統。也就在他就職那天,我遇到了我的丈夫。所以,曼德拉,我的導師和我親愛的丈夫,是他們鼓勵我一直奉獻于保障兒童和其他弱勢群體的權利,改善窮困和不發達社區人們的健康狀況。”

恩杜梅與另一位獲獎者葡萄牙前總統桑帕約握手

畢生奮斗于治療白內障和視力低下的貧困患者

后來,恩杜梅確立了自己的奮斗目標。她開始在世界各國的貧困地區開展眼部醫療服務工作。

她首次參加醫療服務是在印度。“當術后為病人揭開紗布,看見他重見光明的時候,我分不清自己臉上是淚水還是汗水。”她說。

藥品有價,服務無價,經驗無價。持續的動力推動著恩杜梅在后續日子里,在納米比亞、剛果民主共和國等國家持續提供眼科手術服務,讓無數貧困地區的人們重現光明。

恩杜梅仍舊記得,她在納米比亞,第一次參加眼部醫療服務是在納米比亞和安哥拉交界的一片河岸地區。醫療隊篩選了500個病人,并給其中的200個病人安排了手術事宜。但卻只有82名病人在手術時間出現。因為他們竟然認為失明是衰老過程的一個正常反應!他們害怕做手術。更嚴重的是,許多納米比亞農村地區的人們從未聽說過眼科手術。當第一個患者手術成功的消息被人們傳開來的時候,“恩杜梅”的名字火了,人們奔走相告,說村里來了神醫。

后來,在納米比亞首都溫得和克,很多患者都稱她為“奇跡醫生”。2004年因為卓越的成績,恩杜梅被授予納米比亞司令勛章。

“她很有能力,大量的激素試驗項目都是由她主導完成的。”恩杜梅所在團隊國際眼科手術遠征項目的項目經理邁克爾·科爾瓦德博士在自己的臉書表揚恩杜梅:“她很有影響力,經常用她自己獲得的獎金去激勵身邊的同事們:要像她一樣,為貧苦患者提供服務。”

失明與極端貧困有著密切的關系。當一個家庭的父親或母親失明,那么他(或她)將不能夠再工作,供養家庭;當一個孩子失明,他(或她)可能不再能夠去上學,接受教育;當一個家族的祖父母失明,他(或她)將需要年輕家庭成員的持續護理。這些都是失明與家庭貧困的潛在關系。

“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統計,每年有約一百萬人失明,甚至每分鐘都有一名兒童在世界某地失明。特別是在貧困地區,他們的生存狀況需要我們去關注。因為據統計,80%的失明患者是可以預防或治愈的,但前提是患者能夠獲得醫療隊伍的視力保健服務。這就是我們這個醫療服務隊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我也希望能有更多的非營利組織隊伍,能夠繼續在國際上其他地區,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為更多的患者提供眼部醫療服務,幫助人們遠離失明,改善貧困。”恩杜梅在獲獎致辭中說。

今年夏天,恩杜梅將參與三個國際合作開展的醫療項目,一個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由名為“Dikembe Mutombo”的基金會發起的;另兩個是在納米比亞的診所。官方估計,預計又會約有700人在項目中“恢復光明”。

編輯:袁夢佳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婷婷色影院,开心丁香五月天,开心色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