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云南:洱海的水更清了

關注

云南:洱海的水更清了

作者:趙則正周玉林        來源:中國女網        發布時間:2017-09-29

  ■“走親戚”檔案

  時間:2015年1月20日

  地點: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灣橋鎮古生村

  家庭:李德昌家

洱海的水正變得越來越清澈。當地空前的保護力度,讓洱海保持良好水質的時間大幅增加。趙則正/攝

  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姚鵬 周玉林

  古生村安詳地靜臥在洱海之濱的鴛鴦洲上,背后蒼山巍峨,橫列如屏,面前海面浩瀚,澄明似鏡,倒映出空中的云卷云舒。

  村口,源自蒼山的陽溪從清代的鳳鳴石橋下奔流而過,將清澈冰涼的蒼山之水源源不絕地注入洱海。整潔的石板街在村中蜿蜒開來,把被歲月精雕細琢過的古老建筑分隔得錯落有致。已有300多歲的黃角古樹依然枝葉繁茂地佇立著,忠實守護著村民們古樸的生活。時光,仿佛在這里停下了腳步。

  自幼生長于斯的李德昌記憶中,古生村的日子始終就是這般寧靜恬淡、波瀾不驚,直到2015年1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的到來,這座擁有千年歷史的小村才第一次沸騰了。

  “總書記那天到我們村里,先到洱海邊察看生態保護,然后就順著海邊走到了我家。”提起那個令他和全體村民都難以忘懷的日子,這個50歲的白族漢子依然心緒難平。

  “總書記能來我家,這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事情,在門口迎接總書記時,我的眼淚都快抑制不住了。”回憶起那天的情景,李德昌侃侃而談,每一個細節仿佛都歷歷在目——總書記走進大門后,先來到廚房,揭開老土灶的鍋蓋看了看,問李德昌老灶還用不用,現在做飯還燒不燒柴火?李德昌回答,現在村里都是用電磁爐,又環保又省錢,老灶只是偶爾才用。總書記聽后滿意地笑了。

  隨后,李德昌把總書記迎進堂屋,堂屋北墻上的一張紅紙引起了總書記的注意。這張紅紙是李德昌的孫子滿月時,他按白族習俗請本村老人楊天賜為孩子所寫的起名帖。老人給孩子起名為李棟榮,并以名為詩:才高八斗出棟材,榮華富貴靠自尊,一身只有勤為勁,留得芳名世代傳。

  “這個起名帖飽含了長輩對晚輩的寄托,也是祖訓。總書記念了一遍這個起名帖,念完很高興,稱贊說帖子很有文氣,孩子的這個名字取得好,一定要好好學習,將來爭取成為國家的棟梁。”李德昌言語中透著自豪。

  “當時有點緊張,從沒見過這么大世面。沒想到總書記很親切,沒有一點架子。”李德昌的老伴楊壽芬插話道,“我們一家七口四代同堂,每個人的情況總書記都問到了。”

李德昌和妻子楊壽芬接受本報記者采訪。趙則正/攝

  事后,李德昌和朋友一道寫了四首本地的唱詞專門記錄這段不尋常的經歷。唱詞題為《習總書記到我家》,其中一首寫道:蒼山含笑洱海歡,習總書記到我家,十里鄉親走相告,喜鵲叫喳喳。另一首寫道:看了廚房看堂屋,主席和我拉家常,話語句句三冬暖,熱乎我心肝。

  窗外,云層漸漸散開,陽光傾瀉到李德昌家的小院里,院里栽種的紅花綠樹顯得更加生機盎然。這是一個坐西朝東的白族傳統院落,收拾得干凈整潔,正房青瓦白墻,對面是一堵高大的照壁,都是傳統白族風格。李德昌介紹,房子是2007年蓋的,村里蓋房子都是按上一輩留下來的風格,再根據各家的條件具體設計,花園怎么布局,也是根據個人的喜好。

  李德昌回憶,從堂屋里出來后,總書記和大家一起圍坐在這個院子里拉家常。他在竹藤茶幾上擺了幾碟漾濞核桃、洱源話梅、喜洲粑粑等大理小吃招待大家。總書記親切地鼓勵鄉親們有什么就說什么,大家一聊就是一個多小時。

  “總書記當時稱贊,古生村是古村落,保持古樸、形態整潔,依山傍水、得天獨厚。”李德昌說,“總書記還說,你們的房子,很有樣子!這樣的庭院比西式洋房好,留得住綠水青山,記得住鄉愁。他還解釋了什么是鄉愁,鄉愁就是你離開這個地方會想念的。”

  總書記的這番話讓李德昌感觸頗深,后來,他在大理看中了一塊大理石,將石頭買回來放在院子里,又請人把總書記的話刻在石頭上:這里環境整潔,又保持著古樸形態,這樣的庭院比西式洋房好,記得住鄉愁。

  “習總書記說得最多的還是洱海保護。”李德昌告訴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在洱海邊考察時,總書記和當地干部合影,并交代:“我們在這里立此存照,今后我還要來看,希望多少年過去了再照一張照片,那時候的水比現在更干凈、更清澈。”

  “現在洱海的水質確實比以前好了很多,特別是今年。”李德昌說,自己小的時候,洱海的水是可以直接喝的,到了20 世紀90 年代開始有些污染,后來還發生過藍藻暴發,2000 年以后,政府高度重視,取消機動船和網箱養魚,又搞了“三退三還”,水質有所改善。總書記來過以后,政府整治的力度更大了,連每家門前的垃圾都有專人收集。

  記者從大理白族自治州相關部門了解到,在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中,洱海流域人口密度最大,水質一度因種植養殖業發展和城市化步伐加快等原因迅速惡化,先后發生過兩次嚴重的藍藻危機,局部水質一度下降到Ⅴ類。為拯救母親湖,當地不斷加大保護力度,但由于近年來洱海周邊餐飲客棧迅速發展、入湖水源水質滑坡等不利因素,洱海的保護治理工作依然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大理,對洱海保護治理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后,云南省委省政府作出了“采取斷然措施,開啟搶救模式,保護好洱海流域水環境”的決策部署。洱海治理進入了搶救式保護的新階段。

  為遏制洱海水質進一步惡化,當地出臺了一系列“史上最嚴”的治理措施。除了組建洱海搶救性保護行動科研團隊和專家咨詢體系,進一步加密布局重點區域的監測站點之外,還因河施策,全面推行河長制,實現了岸上、水面、流域河長制管理全覆蓋。去年底,大理州政府又出臺相關措施,采取“七大行動”對洱海進行保護性治理,這“七大行動”分別是:

  流域“兩違”整治行動:共拆除違章建筑9.38萬平方米,關停餐飲客棧等經營戶2498 家;

  村鎮“兩污”整治行動:有效削減了入湖污染負荷;

  面源污染減量行動:推動洱海周邊以綠色生態為方向進行流域產業結構調整;

  推進節水治水生態修復行動:讓洱海流域健康水生態建設邁出新步伐;

  流域截污治污工程提速行動:目前已完成投資77.51 億元;

  流域執法監管行動:形成了打擊和震懾環境違法行為的高壓態勢;

  全民保護洱海行動:全民參與洱海保護治理的氛圍日益濃厚。

  根據監測,今年1月至5月,洱海全湖水質綜合類別均為Ⅱ類。空前的保護力度,讓洱海保持良好水質的時間大幅增加。

  “洱海保護要落實到每家每戶每個人,在我們古生村已經做到了污水收集全覆蓋。”村支書何志祥介紹說,“這兩年來,通過整治兩違建筑,開展垃圾清運,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村容村貌也改善了不少。另外,大家的環保意識也大為提高,將來我們要發展鄉村旅游,只有環境搞好了,大家的生活才能更好。”

  “以前生活污水倒在哪里就是哪里,都沿著水溝流進洱海,現在污水都倒進管網里,不流到外面。”李德昌的老伴楊壽芬領著記者參觀了家中的下水設施。據介紹,衛生間的污水和廚房的污水都通過管道進入附近的排污支管道,然后再通過村里的排污主管道進入附近的污水處理廠集中處理。

  “我們婦女是洱海保護的主力軍呢,垃圾收集,污水收集,禁磷禁白,都是婦女在唱主角。婦聯也做了很多宣傳工作,讓大家不要亂扔亂倒,不在溝渠和洱海里洗衣服,保持庭院清潔。”楊壽芬笑著說,她以前曾是村里巾幗打撈隊的成員,和巾幗志愿者們一道在洱海上打撈漂浮的垃圾,現在則是村里的兩污整治宣傳員,經常跟著巡查巡戶小分隊,勸說各家各戶做好自家的污水處理和庭院清潔工作。“總書記來過以后,大家的環保意識確實都有很大提高,現在我們買菜都自覺不用塑料袋,洗衣要用無磷洗衣粉,垃圾都放到收集桶里。連小孫子都明白這些道理。”

  采訪間,到小院里參觀留影的客人始終沒有斷過。如今,李德昌的家已是村里的熱門“景點”,每天慕名上門的參觀者絡繹不絕。最多的一天曾經達到了四千多人,還有來自十多個國家的外賓。盡管生活的寧靜被打破,但老李仍然堅持開門迎客,誰都可以不打招呼進來參觀。

  “這個院子我一直保持著總書記來時的原貌,今后也會一直保持下去。”李德昌誠懇地表示,有不少人曾經找到他,希望利用他的名氣為產品做宣傳,都被他婉拒了。“我覺得,如果這個院子搞成商業化就對不起總書記,正能量比錢更重要!”

  李德昌透露,自己現在最想建個“鄉愁文化館”,把本地的一些文化遺產,比如扎染、劍川木雕放在里面展覽,留一些東西給后人。

  “我文化不高,但總書記說‘鄉愁’,讓我很受啟發。總書記那天還對我們說:‘看到你們的生活,我頗為羨慕,舍不得離開。’我想,我們這里氣候好,適合生活,再把洱海保護好,把文化傳承好,我們的生活確實還是值得自豪的。”談起自己的打算,老李的眼神亮了許多。他說,對于自己的想法,老伴也很贊同。現在古生村的村規民約也明確寫入:要保護洱海環境,要留住古村古樹,要遵守建設規劃,要鄉愁永存古生。

  “我們盼著總書記再來大理,再來我們古生村做客。”李德昌期盼地表示,“洱海的水現在更干凈了,看到水更清澈,鄉愁更濃,總書記會高興的!


新知

更多
婷婷色影院,开心丁香五月天,开心色5月